央視新聞客戶端

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

國內國際圖片生活軍事人物科技文娛經濟評論

儀仗兵的平凡世界

人物頻道來源:解放軍報 2021年01月04日 08:41 A-A+ 二維碼
掃一掃 手機閱讀

原標題:

每天清晨,解放軍儀仗大隊國旗護衛隊官兵踏過金水橋,升起天安門廣場的國旗。

解放軍儀仗大隊禮炮中隊精彩亮相。

2015年9月,解放軍儀仗大隊女兵赴俄羅斯參加紅場閱兵,在國際軍樂節上一展風采。

儀仗兵訓練流下的汗滴,在寒冬結成冰凌。圖片由解放軍儀仗大隊提供

  清晨,伴隨著天安門廣場的第一縷陽光,莊嚴的國歌響起。萬眾矚目下,中國儀仗兵升起五星紅旗。

  于軍人而言,儀仗兵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?

  或許,許多中國軍人都有一個愿望:身著軍裝,手握鋼槍,昂首挺胸,正步走過長安街,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。

  一定意義上說,儀仗兵是距離這個愿望最近的一支部隊。

  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大隊,是中國軍人的“亮麗名片”,也是世界了解中國軍人的重要窗口。

  在網絡上輸入“中國儀仗兵”,會有數以萬計的視頻跳出來。“中國天團”“中國軍人門面擔當”等熱詞琳瑯滿目。

  視頻中,整齊劃一的中國儀仗兵曾走過北京長安街,走過莫斯科紅場,走過首爾機場……

  日復一日,他們用刻苦的訓練和整齊的動作,反復擦亮同一個名字——中國儀仗兵。

  中國儀仗兵從何而來?

  60多年前,毛主席和周總理親自批示,從中央警衛隊選調一批骨干組建儀仗部隊,擔負國家外事活動的儀仗司禮任務。

  年復一年,一茬茬中國儀仗兵接過前輩的旗幟,肩負起大國儀仗的使命與光榮。

  他們是中國儀仗兵,也是中國走向世界的舞臺上,頻繁出現的一支部隊。

  年輪交替,日月星辰見證著中國儀仗兵的成長。

  視頻中,人們也看到了他們在隊列之外的別樣風采:懷抱吉他,儀仗兵的民謠贏得掌聲雷動;拿過話筒,年輕的儀仗兵搖滾范兒依舊“拉風”; 踮起腳尖,儀仗女兵也是鎂光燈的寵兒;讀家書到動情處,鋼鐵漢子淚濕眼眶……

  “選擇成為儀仗兵,就選擇了一條特殊的軍旅之路。”儀仗大隊大隊長韓捷說,“這條路可能一眼望得到盡頭,卻可以看到最美的風景。”

  他們有的是當兵前沒出過縣城的農村娃;有的是接到世界500強企業入職通知的都市精英;有的剛高中畢業,帶著青澀的夢想;有的計劃兩年后重新回大學繼續學業……

  新一代中國儀仗兵,能否像他們的前輩那樣,繼續創造新的輝煌?讓我們走進他們不平凡的平凡世界。

  從旭日上采下的紅

  每到周末,儀仗大隊國旗護衛隊四級軍士長楊博,都會到榮譽室坐一會兒。

  這個習慣,楊博堅持了10余年。

  第一次現場觀看升旗儀式,楊博還是新兵。寒風中,他看見第一縷曙光為國旗鍍上一抹從未見過的光彩。

  那一刻,楊博感覺整個天安門廣場都亮了。從那時起,他下定決心,要親手升起這面旗。

  跟隨新兵戰友們一起跨過金水橋,邁進故宮,楊博走進國旗護衛隊營區。

  宿舍,在故宮東朝房。每間屋里,高低床一字排開,衣柜和鞋柜只能擺在走廊里。訓練場地只比籃球場大那么一點點。

  訓練場地雖小,但訓練標準非常高。“不管哪個季節,一天練下來,衣服至少要濕透4次。”楊博說。

  宿舍里那張小床,是楊博每天特別期待的地方。每次訓練完,他身上每一塊肌肉都在“無聲抗議”,腿酸疼得幾乎邁不開步子。只有這張小床,能讓他好好休息一下。

  住宿條件如此緊張,他們還是特意留出一間房,布置成榮譽室。從1992年開始,在這片方寸之地,一茬茬國旗護衛隊官兵揮灑青春,走過風雨,走到今天。

  走進榮譽室,楊博被眼前國旗護衛隊一幕幕高光時刻深深吸引。從此,他心生向往,訓練更加刻苦。

  即便手掌磨出血泡,右臂比左臂粗壯了好幾圈,楊博也要讓國旗飄出最美的姿態。

  2015年9月3日,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在天安門廣場舉行。作為展旗手,楊博右手捧起國旗,奮力揮向藍天。

  站在旗桿下,看著紅旗冉冉升起,楊博感覺自己拼盡了全身力氣。此刻,他已不再年輕,青春的“尾巴”正在急劇燃燒,就像夜空中的煙火般絢爛。腦海中,兒子的笑臉一閃而過。

  走下閱兵場,楊博特地拍照留念。此刻,他不再擔心聚少離多,不再擔心幼兒園的小朋友問兒子“你爸爸去哪兒了”。

  這張照片一定會成為兒子在幼兒園吹牛的資本——兒子舉著照片說:“你們看,這是我的爸爸!9月3日那天,就是爸爸在天安門升國旗。”

  2020年的一天,愛人帶著兒子來國旗護衛隊看望楊博。天安門廣場邊上,他們遠遠地看了降旗儀式。

  他們旁邊,有一對父子在人群里格外“凸出”。兒子騎在父親的脖子上,手里握著一面小國旗,高高地舉著。

  夕陽給那面小國旗鍍上了一層光暈,如同采集了落日的顏色。這顏色中,或許蘊含了那個男孩的夢想。

  “等兒子大一點,我要帶他看一次升旗。我也提前準備一面小國旗,讓兒子騎在我的脖子上。”楊博說。

  每當看著天安門廣場上的升、降旗儀式,楊博都為戰友們感到驕傲。這方寸之地上,中國儀仗兵不知流下了多少汗水。走出訓練場,國旗護衛隊的表現都是“杠杠的”。他們的戰位在天安門廣場,在網絡直播間,在國際舞臺。

  如果以國旗護衛隊營地為圓心,畫一個半徑為2公里的圓,扇面會掃過天安門廣場,也會經過人聲鼎沸的王府井步行街。

  “王府井是我們外出時去得最多的地方。有一陣,我們喜歡去網紅打卡地拍拍照。”中士徐明旭說,“不過,我大部分時間是去看電影。”

  這個“90后”男孩笑起來,黝黑的臉上漾起兩個酒窩。近兩年,徐明旭記憶最深的是2019年上映的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——

  開國大典前夜,為了保證第二天國旗順利升起,工程師林治遠急需某種稀有金屬。大喇叭廣播完這條消息后,各家各戶把家中金屬都捐出來,有的帶來孩子的長壽鎖,有的帶了自己的煙斗,有的直接帶來兩根金條……

  看到電影這一幕,徐明旭想起父親。休假在家時,父親載著他路過一所中學,正趕上學校升國旗。父親默默停下車,搖下車窗,注視著冉冉升起的國旗。

  徐明旭下車,對著國旗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此刻,聽著遠遠傳來的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他仿佛聽到了一陣陣強有力的心跳。國歌的節奏已經刻進徐明旭的骨血,脈搏都會和著節拍跳動。

  校園里升起的國旗,讓徐明旭看到了不一樣的景色。風吹起國旗,遮蔽了他視線中的太陽。那面旗幟隨風飄揚,愈發明亮。

  “其實太陽每天都有變化,感受最特別的是奇妙的光影。”徐明旭說,“當太陽與五星紅旗一同升起,金色的陽光灑在廣場上,旗幟的顏色愈發鮮艷,就像是從旭日上采下的紅。”

  國旗護衛隊榮譽室中,一面面國旗整齊地疊放在一排展覽柜中。一面曾由開山島王繼才夫婦親手升起,一面曾飄揚在東風航天城,一面曾招展在遠離祖國大陸的非洲維和部隊營地……

  凝視這一面面特殊的國旗,徐明旭不禁又回想起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中那一幕: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按下升旗按鈕,人們共同注視著第一面五星紅旗緩緩升起……

  那天,萬里晴空,旗幟鮮紅。

  每一門禮炮都有靈魂

  2019年10月1日,天安門廣場,56門禮炮70響轟鳴震撼。

  下士張永鋒以跪姿出現在鏡頭中。裝填最后一枚炮彈后,他感覺有點口渴,“很想咬一口家里的蘋果”。

  張永鋒家門口有棵蘋果樹。上學時,只要考試成績進步,母親就會獎勵給他一顆蘋果。

  用成績“掙”來的蘋果,滋味格外甜。張永鋒悄悄抿了抿嘴唇,想到剛當上儀仗兵時,老班長魏春星給他講的一個故事。

  “你們知道咱禮炮中隊的歷史嗎?”老班長問新兵們。

  看著新兵們茫然的表情,老班長說:“咱們禮炮中隊最早可以追溯到1937年。這支部隊參加過抗日戰爭、抗美援朝、解放戰爭,算起來參加過的戰役有大大小小百余次……”

  在張永鋒腦海中,浮現出一幅硝煙彌漫的畫面——

  抗美援朝戰場上,188師564團7連的官兵在槍林彈雨中拖著炮車。炮彈承載著志愿軍必勝的決心,在敵人陣地上發出一聲聲轟鳴。

  戰火紛飛,禮炮中隊的先輩用生命換回一面功勛旗幟——“大功連”。在中隊榮譽室,張永鋒看到過這面旗幟。 “你還記得小學課本上學過的《一個蘋果》嗎?那就是抗美援朝戰場上發生的真實故事。” 魏春星說。

  上甘嶺,坑道里,士兵們挨個小口地啃著一個蘋果。這個蘋果,是戰友拼了命,穿越敵人火力封鎖線才送上來的。蘋果繞了一圈,又回到連長手中。那一刻,蘋果依然還有大半個沒吃完,帶著士兵因嘴唇干裂留下的絲絲血跡……

  這一刻,張永鋒第一次感覺到,教科書里的內容離自己那么近。再次走上訓練場,他覺得自己手中每一門禮炮都無比神圣,因為它們熔鑄了革命先輩的鮮血。

  操作禮炮出任務的日子,讓張永鋒難忘。他記憶最深的,是一次特殊的訓練。

  蒙上眼睛,眼前一片漆黑,耳邊是樹葉懶洋洋的摩擦聲和陣陣蟬鳴。“別緊張”,深吸一口氣,張永鋒安慰著大家,“注意節奏”。

  伸出手,觸摸到同樣濕乎乎的手心,張永鋒感覺回到了昔日高考考場。那時候,他也緊張到手心冒汗。

  “蒙眼訓練”對炮手要求都極高。每次炮彈擊發,2號炮手都要迅速轉身,從3號炮手的手中接過禮炮彈,裝填進炮膛。這對剛剛升任2號炮手的張永鋒來說,是個不小的挑戰。稍有不慎,禮炮彈就會砸到指甲……

  “開始!”一聲指令,他全身心投入到每個動作。憑借細碎的摩擦聲,張永鋒在腦海中拼湊出連續動作的畫面。

  第一枚彈,第二枚彈,第三枚彈……完成炮彈數量越來越多,衣服摩擦的聲音越來越急促,張永鋒心里越來越不安定。

  “慢一點”,張永鋒告訴自己,“節奏,注意動作節奏。”他強迫自己計數,一令一動,把動作順序做得完整。

  最后一枚炮彈擊發后,張永鋒習慣性地轉身取彈,可他觸摸到的是悶熱的空氣。

  訓練圓滿完成,他激動地轉過身,想握住戰友的手,手指卻不小心觸摸到禮炮。

  炮管的溫度蔓延到炮身還未散去,尚余溫熱。張永鋒感覺異常興奮,那是他第一次感覺到禮炮的“體溫”。

  “每一門禮炮都有靈魂。”張永鋒想起隊長說過的這句話。

  每當老兵退伍,張永鋒總會看見老兵偷偷摸進禮炮停放的庫房。他們待在那里,有的會自顧自說兩句話,有的默默看著禮炮,什么也不說。

  老兵們舍不得離開。陪伴老兵們走過軍旅生涯的禮炮,是他們最親密的無言“戰友”。

  國慶70周年慶典當天,白山黑水間一支作戰部隊的活動室里,全體官兵正收看閱兵式直播。

  禮炮鳴響那一幕,某旅下士于磊第一眼就認出,屏幕上執行鳴放禮炮任務的儀仗兵正是自己的同鄉兼戰友——張永鋒。

  于磊腦海中,回想起兩人新兵入伍時在車站告別的場景。那天,張永鋒從背囊里拿出一顆蘋果,塞到于磊手中——寓意“平平安安”。

  那天晚上,于磊輾轉反側。他盤算著,哪天能和張永鋒一同休假回到故鄉。他一定要挑選一顆又大又紅的蘋果,親手遞給張永鋒。

  生命的重量

  2020年9月27日,韓國仁川國際機場,下士楊振鵬和戰友們整齊列隊。他們靜待第七批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交接儀式開始。

  盡管練習過很多次,楊振鵬還是忍不住手心冒汗。

  隊列行進到指定地點,楊振鵬聽從指令抬起烈士的棺槨。訓練時,棺槨很寬很沉。此刻,真抬起烈士棺槨時,他感覺重量很輕很輕。

  以前,楊振鵬也試著抱過戰友。此刻,楊振鵬不敢相信這是生命完全的重量。英烈的遺骸如此之輕,這份重量讓人淚目。

  想到幾十年前,烈士們就是在這片土地上戰斗犧牲的,楊振鵬感覺腳下格外沉重。

  這里,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曾戰斗過的地方?,F在中國儀仗兵腳下的每一步,都似乎踩在前輩們留下的腳印上。

  相隔幾十年,中國軍人邁著不同的腳步,走過不一樣的軍旅人生。

  跑道上,飛機不斷加速。楊振鵬透過窗戶向下看,地面上的建筑逐漸變小變模糊,窗外是越來越厚重的云層。

  “先輩們,我們一起回家了。”楊振鵬心中默念著。

  幾個月后,楊振鵬走進電影院,手中是一張反映抗美援朝戰爭歷史的電影票。

  電影中,志愿軍主力踏過被敵機反復炸毀的橋,當電影鏡頭對準橋下的工程兵和作戰兵時,楊振鵬被震撼了:他們用身體扛起了橋梁!

  為什么戰旗美如畫?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。那一刻,楊振鵬的心里好像有一塊無形石頭,很沉很沉。20歲的他,腦海中第一次蹦出一個詞:生命的重量。

  入伍之前,儀仗隊女兵門佳慧是頗有名氣的“網紅”。2010年,身為模特的她,贏得“中國新面孔大賽”世界總決賽十佳的榮譽。

  2014年,門佳慧突然停止更新微博,消失在了網絡世界。那一年,門佳慧進入儀仗大隊,成為一名儀仗女兵。

  直到2019年,門佳慧憑借一段“中國儀仗女兵走模特步”的視頻再度爆紅網絡。視頻中,訓練間隙,她身著軍裝,落落大方地走著模特步,各國軍人紛紛鼓掌喝彩。

  如果不參軍,按照以前的成長路線走下去,門佳慧也會有很好的前途。所以,很多人不理解她的選擇。

  “我從小就有個軍旅夢。”門佳慧說,“在世界舞臺上展示中國軍人的風采,這是值得我驕傲一輩子的事兒。”

  憑借過硬的隊列素質,門佳慧在儀仗大隊小有名氣。一次,戰友打開抖音拿給她看,她才知道自己又成了“網紅”。

  “這種‘紅’更有意義,因為和國旗的顏色一樣。”門佳慧很開心,她已經找到了青春的意義。

  一次周末外出,下士徐夢澤和幾名戰友換上便裝,畫著一樣的妝去逛街。商場里,她們不自覺地并排標齊向前走,還甩起了胳膊,引得路人投來關注的目光。

  想到當時的情景,徐夢澤覺得有些好笑。原來,自己已經與儀仗隊再也分不開了。

新聞首頁
分享到:
掃一掃
央視影音客戶端
央視影音客戶端
掃一掃
央視新聞客戶端
央視新聞客戶端
掃一掃
央視財經客戶端
央視財經客戶端
掃一掃
熊貓頻道客戶端
熊貓頻道客戶端
  • 新聞
  • 軍事
  • 財經農業
  • 社會法治
  • 生活健康
1 1 1
日本久久综合久久综合,偷偷做久久久久网站,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免费